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鹤岗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6 09:11:5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鹤岗白癜风医院,浙江能治白癜风的方法,浙江怎么治好白癜风,临沂白癜风的危害,淄博能治白癜风的设备,山西根治白癜风的药物,九龙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专访法医秦明:去掉“法医”两字 我一文不值(组图)

秦明自述

大家好,我是法医秦明。现任安徽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副主任法医师。2005年以来,每每走进解剖室和案发现场,我与同仁都在见识着这个社会鲜为人知的一面。

法医工作强度大,每年都会处理大量尸体,整天与他们打交道,有情杀、有财杀,也有激情犯罪。法医的工作繁重且艰辛,但法医的日常也是不为人所知。所以我尝试把经历的一些通过法医技术指导破案的案例进行了改编,出版了《法医秦明》系列,希望能够让大家知道我们法医群体。

2017年,我开启了一个全新系列《守夜者》,重新出发是为了能让大家了解,侦破案件绝对不是法医一个专业的事情,而是需要许许多多专业警种的协作。

一起婴儿失踪案加上一桩离奇越狱案,法医秦明刚刚问世的新作《守夜者》就这样开了头。

《守夜者》放弃了秦明以往作品一直以来的立足点——法医视角,对案情进行了包括行动策划、调查线索、网络侦查、痕迹物证、追踪围捕等的综合视角来观察:重重压力之下,一个尘封已久的神秘组织“守夜者”获得重启,与罪犯一起进行了一场倒计时的追捕游戏。

这样的改变是为突破自我还是难在法医的角度出新?结果是格局更大还是失去独特性?还有,肩负法医和作家两大工作压力,秦老师为什么还胖了?我扔了一堆问号给他。

《守夜者》故事核心是真的

《书乡周刊》:从法医职业系列转为涵盖全面破案的《守夜者》,是为了挑战自己,还是证明给别人看自己很全才?

秦明:不敢,我哪是什么全才。开辟新的系列,自己的原因是希望通过尝新来突破写作瓶颈,享受更多的写作乐趣。

《书乡周刊》:作为在编的公安,对写作内容有没有限制?《守夜者》案件原型来自卷宗、传说、纯虚构、还是经历?

秦明:《守夜者》的大体结构都是虚构的,但是故事核心都是真实的。我记录点点滴滴平时破案的感悟,而这些感悟用到了我所有的作品当中。

公安是纪律部队,我非常清楚哪些能写哪些不能写,也会严格遵守纪律的。

《书乡周刊》:你写法医小说不仅用真名,男主角也是同名同姓。是不是自恋啊?不怕过于高调?

秦明:这个事情就比较尴尬了。“法医秦明系列小说”的开篇作《尸语者》是2012年初我开始动笔的。说白了,我是个文学界的门外汉,别说搬上荧幕了,就连出书,当时也未曾想过。我以“记录工作点点滴滴”的本意,在自己的微博上连载了这些故事。承蒙读者朋友们的厚爱,它就在不知不觉中萌芽了。因此,这一本以第一人称叙事的小说里的主角,也就被读者们认为是“法医秦明”。随着后续小说的完成,这一个系列也就被命名为“法医秦明系列”。因此衍生出的影视剧,也就被称之为“网剧法医秦明”。总结说,后面事情的发展,完全脱离了我的掌控。

其实,我是多么想起一个很牛的笔名啊!

《书乡周刊》:在《守夜者》里,你的名字终于退居幕后了,除了法医不是男主角这个原因,还有什么其他原因吗?诸如心态变化啥的?

秦明:虽然两个系列的人物之间有一些小的交集,但是我还是希望新故事、新人物,才能让读者们跳出对我的固定思维。

《书乡周刊》:法医在破案中到底能起多大作用?以往的法医系列是否夸大了法医的作用?

秦明:没有夸大。法医不仅要尸体检验,判断死者的死亡原因、死亡时间、致伤工具等,还要进行现场勘查,对现场进行重建,划定侦查范围,刻画犯罪分子。但是任何案件的破获,都是需要多警种精诚配合的。有的案子法医的作用大,有的案子别的警种的作用大。我只是挑出了法医发挥作用的案件来写,所以感觉是在夸大法医。

《书乡周刊》:法医系列和《守夜者》里的案子,都有现实原型吗?

秦明:我是个缺乏想象力的人,你也可以理解为死心眼的人,总觉得真实发生过的案例逻辑上更说得通。推理的亮点,其实都源于实际案例。

《书乡周刊》:影视剧里的法医工作,哪些和现实中的不太一样?

秦明:一、不是所有案件,法医都能发挥关键作用。从美剧《犯罪现场调查》、港剧《鉴证实录》到网剧《法医秦明》,都只是挑出了法医发挥主要作用的案件来拍。二是电视剧只能表现视觉的冲击,现实中法医要面对视觉、嗅觉和触觉的多重冲击。三是颜值有区别,很大区别,你懂的,哈哈。

《书乡周刊》:《守夜者》已经有一个团来找你买版权的了吧?你期待拍出什么样的影视作品?

秦明:我期待一个充满诚意、初衷正确、三观端正的团队来影视化这部小说。我期待一个大家看过之后能有收获、有感悟的影视作品。

《书乡周刊》:你这么多才多艺,勇于尝试,会不会参与演个角色?还是就想演法医?

秦明:多才多艺、勇于尝试,好吧,对于这些赞美,我默默地接受了,可是可是,无奈颜值不达标啊。我觉得我可能会在今后的影视作品中客串一下——以我的体形,估计和雷米差不多,演个黑恶势力的小头目吧。

我就是一个法医的人设

《书乡周刊》:法医在现实中经常会跟人聊耻骨、蛆虫吗?艺术作品中呈现出的法医工作,有现实中吓人吗?

秦明:我一次吃饭时候不自觉说过那火锅漏勺,跟一次捞蛆虫的工具一样,嘿嘿。艺术作品中的法医可没有现实中吓人,影视作品就更要考虑观众的胆量和胃口。现实中每个法医都会遇到一些恐怖的事情,比如遇见“假死”,比如被关进停尸间等等。

干了法医,会练就一身好胆量!

《书乡周刊》:为什么会当法医?

秦明:我父亲是刑事技术专家,母亲是护士长,填报志愿前,父母一度在当“警察”还是当“医生”之间进行争论,我何其机灵,哈哈,想到了法医专业,谁也不得罪。

《书乡周刊》:第一次出现场害怕吗?

秦明:我第一次旁观解剖全程,尸体是一起因群殴事件引发的死亡者。当尸体的面容浮现在他眼前时,我倒没害怕,我蒙了,死者竟然是我的小学同学。

解剖后发现,在死者被捅的四刀中,致命伤只有一刀,戳到了肋骨,刀卷刃了,法医由此断定:刀被拿出来时会留有皮瓣。而谁拿了这把刀,意味着他将会接受比其他人更严重的刑罚。

那个案件,法医发挥了关键作用,由此让我对法医这个职业有了更深的敬意。

《书乡周刊》:忙着破案还有空写书,精力这么旺盛?

秦明:虽然我经常被拉到荒郊野外出现场,忙得团团转,但是在我有限的能自由支配的时间里,把打游戏、打麻将、喝酒聊天的时间都省下来写作了。我只是有点缺觉而已……

《书乡周刊》:领导有没有说你不务正业?

秦明:我的领导都非常支持我写书,他们看到了我写书的积极作用,认为我对法医职业的宣传工作起到了积极作用。

《书乡周刊》:为什么这么忙你还胖了?

秦明:哎,你不知道“过劳肥”这个词吗?睡眠不足导致饥饿激素增多、压力激素皮质醇增加使人肥胖。

《书乡周刊》:没考虑当全职作家?

秦明:我在微信朋友圈这样写过:法医秦明,去掉了“法医”两字,一文不值。

首先我喜欢法医这个工作,第二只有这个工作领域里,我才能接触到这么多疑难案件。失去这个土壤,我也会失去创作的源泉。

《书乡周刊》:据调查,你的读者里姑娘特别多,这是什么原因?

秦明:这也是我一直很纳闷的事情。可能姑娘们适应能力强,所以能很快适应我的文笔晦涩吧。

《书乡周刊》:法医是看啥都想解剖和分析吗?

秦明:我只解剖死人。法医的工作和生活是不同的档位。如果说联系,我觉得法医在生活中,可能会比较喜欢用逻辑推理的思路来推断一些事情。

《书乡周刊》:照片上那骷髅头要是你自己的就惊悚了。

秦明:……你太重口味了。来源北京晚报)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汉川白癜风医院